上海育路网 | 全国咨询热线:400-631-6616

乡村笔记

021-51602254 咨询热线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来源:乡村笔记 发布时间:2021-07-23 13:28:34

   2021年7月22日是乡村笔记湘南艺术营的最后一天,旱了个把月的宁远县,热得出奇,据说明天离开的时候,这里就要下雨了。

  大箱的烟花已经摆好,村里孩子点燃引芯,其他人都退后了好远。“嘭”!炸开的一瞬,绚烂遮掩住了那些碎碎点点的星星,别一番的好看。

  今天,想跟你聊聊自然、艺术和教育。

  一、中国的山,不只是五岳

  凌晨五点半的大元社,天早早地亮了。孩子们已经穿过村道,绕过水滩,沿着狭窄曲折的小路,去探索村后的这座三界山。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据说这座三界山是很有灵性的。山顶有座求雨庙,湘南干旱,诚心拜上一拜,果真会下雨的。

  山风吹过,“你们听,这风是山神在跟我们打招呼,他在说:你们好啊!”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72岁的瑶族伯伯,身体硬朗,看上去不过60来岁的样子,身侧右挎着一个军用水壶,左手提着一把镰刀,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开山辟路。

  这条山路,是伯伯祖辈四代曾经与外界唯一的联系路径,而爬到垂直高度约500米的山腰老屋,伯伯只要花上几十分钟,对于初次探索,10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往返用了三个多小时。

  “我之前爬过很多山的,南京的、苏州的都爬过,这种野山还是第一次。”

  喘着粗气的小家伙边拨弄着周围比他高出许多的杂草,头也不回地跟着队伍往前走。

  那种决绝或许是对一座野山最好的尊重。我们看惯了名山大川,沿着人工开凿出的青石台阶或是前人拓出的成熟山路登顶俯览众山。

  登顶的快感来自对古往今来名山的征服,但人工的修葺和开辟让这些高山缺失了自然的野性,变得温顺。

  五六百米的小山,在那些高则两三千、四五千米的山面前,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吹嘘的资本,但恰恰因为野山的野,一种未知的偶遇才是值得一辈子铭记的际遇。

  我们总是说人是有城乡性的,这么看来,这些山在几万年持续不断的地壳运动过程中,也被划分出了三六九等。那些有着骚客背书的仰止高山,连三皇五帝都俯首叩拜,籍籍无名的,只能在远离繁华的村落、梯田和瘴气中始终居以恶水穷山。

  窄则只能一个人穿行的山道,身侧一面是陡坡,另一面则是恣意生长的杂草。而在这些孩子身上,我看到了对抗这种窘境的力量。

  “老师,她们还在后面,等一等吧。”

  “把馒头留给老柴,她低血糖。”

  这些营期之前不算熟识的孩子,在共同抵抗困难面前,革命友谊的建立就是那么简单。

  穿过一大片长得歪七歪八的竹林,便是瑶族爷爷的老屋。1982年,在政府的统一安排下,瑶族爷爷一家和其他几户住在山上的瑶民离开了世代生活的老屋,搬到山脚下,和村里的汉民共同生活。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没有人烟近40年的老屋,早已被杂草疯狂占据,屋顶已经破漏,门后挂着的蜘蛛网无不昭示着自然对人的驱逐。

  位于山腰的老屋,老屋过去再往上弯弯绕绕走上几百米,就是一条新开不久的大路,直通向山脚下的大元村。

  “还往上走吗?山顶有求雨庙哦~很灵的。”

  “不!”

  孩子们异口同声地拒绝了领队,瘫坐在山腰的平顶上,咕噜咕噜分享着剩下的唯二两瓶水,露出胜利且满足的表情。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我们的教育理念似乎总在强调无惧困难、勇往直前,知难而退是可耻的。

  但陶行知先生也曾说过:人像树木一样,要使他们尽量长上去,不能勉强都长得一样高。对孩子们来说,何必要用大人的标准来替他们做决定,虽然可能会错过更好的风景,但已然达到自己的目标,继续或停止都是自己的选择,就足够了。

  二、你的童年,我的童年,也可以很一样

  “宝宝巴士”载着孩子们爬过崎岖的山道。

  稚嫩的童声快乐地唱着《宝宝巴士》和《蜜雪冰城》,随后被弯曲的山路绕得一个个逐渐进入梦乡。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落地的地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荞麦花村。或许在很多很多年前,这里的土地被大片的荞麦花包裹着,不过入眼的是静谧的夯土老房子。很久才会路过一辆疾驰的轿车扬起一地的尘土,只有一家大门虚掩着,门口挂着还滴着水的渔网。

  据了解,这里的村民基本上都去镇上、县里住了,只有这一家到了农忙才会从城里回来,给这样一个荒村仅剩的一点点人气。

  沿村道往上走几百米,一路会看到一旁清澈透亮的水库。再往上,在目之所及够不到的地方,想必有一汪山泉水自高处汩汩流下,滑过山石和水藻,在下游汇聚成还算大的浅滩。

  在这里,没有“禁止游泳”的标志和光滑平整的大坝,也没有泳池里每日清洁的化学用剂。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孩子的兴奋,就像鱼儿终于见了水一般。

  几个会游泳的孩子早在不经意间下到水里,肆意地游来游去;而不会的,或扶着石头坐下,或只试探性地趟进水里,一个踉跄,激起半米高的水花,“哈哈哈哈哈哈~”

  这种在自然流水中快乐嬉戏的场景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上一次,还是很小的时候,光腚的小伙伴们在村子里奔着跑向屋后的小河,扑通入水;不善水性的,大的就把小的放进洗澡盆里,任在水面漂着。

  而此时,山上的野餐筹备也在进行中。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在河边采集各色小花,紫的、白的、黄色的,扎成一束一束的,摆在精心摆盘的食物周边,好好吃饭的仪式感就是这样吧。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村里的女孩子盘坐在树荫下,抚琴自娱,微风拂过,竟有一种自然与音乐的附和之感。

  尺八苍凉而厚重的声音穿越山谷,在山间回荡,令人心静。

  其实,不论是简单的花艺,还是古琴与尺八,这些来自于自然的材料,赋予我们最直观朴素的美观感受,或是视觉,或是听觉。它们,来自于自然,又融于自然,连人一并回归自然了。

  三、我自闭了

  崩溃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不只是成年人,那些在成年人看来,本该没心没肺的孩子们也会崩溃和自闭。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拒绝困难是一种本能,当孩子说出“害怕困难”的时候,足以见得大人们的劝慰和鼓劲在孩子眼里只是乏力的空话。

  崩溃之后依然向前走,不管是不是那么坚定,在一字打头的年纪,都是很厉害的成长。

  前一晚的贝贝同学瘫坐在带队老师的屋子里,一脸颓丧。前后搭建了三次的城乡模型,又一次被艺术指导周老师推翻,同时他面临着的还有不会画画、画草图的尴尬。

  “我崩溃了。”这句话,贝贝一晚上说了不下于五次。

  而一晚上的煎熬与不安,最终依然努力画出设计草图,趴在地上和小伙伴按照设计图搭建模型。

  “城市和乡村的最大区别在于,乡村是自然生长的,而城市是人造的。乡村可以用自然素材来搭建,但城市的表现力还是弱了点。塑料、泡沫或许比石头更能体现城市的规则感。”

  周老师在一旁引导,并找出上海的城市图以显示“规则感”——孩子们若有所悟。

  中国有216万个自然村,每一个村子都有它自己的样子。人类秩序和自然在乡村达到了最佳的平衡,始终保持一种相互拉扯的状态。

  活动集锦:田野调查、做水枪、抓螃蟹、摘西瓜

  在村子里,住处可以是泥土夯造的、石头垒成的,一堆木头加上几捆茅草就给猪啊鸡啊羊啊做了窝,山间河畔的野花就是最简单朴实的装饰。人对自然产物最大程度的利用和摆弄让乡村足以有可能与自然融为一体。

  而光怪陆离的城市如乐高搭建的一个个方块,那种秩序感是游离在自然之外的笔直线条和冰冷的塑料钢铁。

  对于孩子而言,大人的担心也许就是庸人自扰,你永远不知道孩子的力量有多强大,也不会猜到他们对于目标的实现有多执着。

  在村里小朋友合力配合下,5个小组都顺利完成了自己的作品。

  第一组 彩虹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水,对于山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彩虹小组分别用树枝、易拉罐意象成扁担、风车和光伏,预示着山区过去、现在和将来的用水史。

  第二组 农夫三拳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垃圾,是现代生活的产物,在农村也避免不了。那些藏在草丛里,埋在土地下的垃圾,如果不仔细看根本难以察觉。《垃圾砖》特地安排在路中央,提醒过路人不要乱扔垃圾,更加关注我们的家园。

  第三组 郭陆闯天下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裸吃裸睡裸奔,是郭陆两个小朋友眼里的自由和无拘束,以领队老师一川为塑像原型。

  第四组 蜜雪冰雹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城市与乡村,究竟是什么样的?蜜雪冰雹小组和当地的孩子新宇一起用可获得材料搭建着他们眼里的城乡——用自然材料构建乡村,用泡沫和塑料建造城市。

  第五组 清山淡水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孩子的成长也是一瞬间的,当作品以直播形式传递给千里之外的父母,对孩子的认知和了解或许比往常要更多一些。

  最后一点烟花消逝在夜空中,遥远的繁星一点一点闪烁着微光。这些在城市里被光污染藏在幕后的星星,终于在这里露出它们原有的样子。

乡村笔记2021年湘南艺术营第一期营期回顾

  “你看,有一道白雾般的就是银河,西北边那颗最亮的星星是木星。”

  在这里,银河好像触手可及。

  没有手机的时间里,还有友情、艺术与快乐的学习。

  想给孩子一个快乐有趣有意义的暑假,快找村村定制研学小活动吧~

报名乡村笔记

《隐私保障》

乡村笔记精彩瞬间